余生不再近 潇潇的秋雾

小说:余生不再近 作者:石榴树的午后 更新时间:2019-09-07 23:42:56 源网站:棉花糖
      星期天的晚上,在宿舍的灯还没有熄灭的时候,刚上床的王澄下了床,她拿着手机,那亮着的屏幕里是让她看见就感到恶心和欺骗的文字,如果说上一次是意外,那这一次是最虚伪的欺骗,只是一个简单的谎言,也是第一次谎言,如果没有后面的事,不是那一条留言,这一次或许就像初春一片偷偷落下的树叶,没有人看见。

      很多时候,不能指望别人没有发现,事实上只要做了,我们总会诚惶诚恐。

      “我是不是太过分了?还是我把他看得过于紧,”王澄虽然有些愤怒,却也没有一味指责。

      “你们怎么了?不是刚刚才好起来吗?”王澄把手机放在余伩的面前让她看,余伩这才看见留言板上的留言,“谢谢你今天带我买手机。”

      “这有什么问题吗?”余伩还是没有看出问题的所在,王澄开始解释起来,“我看了资料卡,这是个女的,而且这个头像我很眼熟,你还记得上次我和他吵架吗?就是因为这个女的。”

      “这样吗?”余伩开始理解王澄的感受了,王澄的敏感程度也是让她大吃一惊,“这只是一部分,”王澄接着说道,余伩则从原本靠着站了起来听她说。

      “主要是他骗我,这是让我最难以忍受的事。今天我给他打电话,他一直都没有接,到最后直接是关机,到学校后我问他,他就跟我说他今天在他亲戚家,不方便接电话,结果星期五他是陪人买手机,而且我还翻了那个女生以前的留言记录。”

      如果说欺骗是***,那么过往的亲密是最大的**,尽管王澄一次又一次说的是被欺骗。

      余伩对于爱情并没有多少了解,她自己还没有下河,更别说河水的深浅以及河底的暗流,她所知道的只是她听闻中的爱情以及自己眼中看到的爱情,她又怎能给王澄好的建议,她的每一句话又何尝不是加剧别人的爱情的催化剂,在风暴中的余伩,她虽然不懂爱情,但她深深知道自己的话会影响到别人,最终她在这场风暴中也只是充当了一个听众。

      王澄好几次想点开留言板的头像,她多想加上这个人,然后说上一些话,最终她还是放弃了。次日早上,王澄整个脸都是铁青色,在乔松刚到教室,她一整晚辗转而又挣扎的情绪,那憋着一整晚的难受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爆发和倾泻,乔松不曾想过这本该是一个平平静静的早上,昨天才发生的事现在就被揭发,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他的爱情就在风雨中飘摇,两边都在他的心上,一边是幼时遇到的天使,看见你的窘迫又照顾着你,两个人一起到了新的地方,那才发芽的感情还没有说出口,一边是少年时心中刚刚萌生爱情之芽,遇到一个让你心动又照拂你的人,很快你坠入爱河,你的心却被占了两块。

      “你昨天没去你亲戚家吧?”乔松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揭发,昨天下午到学校后好不容易哄住王澄,王澄也不再计较,又怎会想到第二天才开始就被发现,他虽然心中满是好奇,这时他也只能道歉解释,再将事情始末的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她手机丢了,我昨天就陪她买手机,手机我放在宿舍的,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最后手机关机了,到学校后,我怕你生气就说去了亲戚家。”

      “你这么说,反倒是我错了?我不该打电话问你,不该打扰你们约会?最后还要编理由为的是不让我高兴?”

      “对啊,我就是为了不让你难过。”

      “那我可真要谢谢你啊,乔松。”

      “对不起,我这次真的错了,我不该骗你,没有下一次了,真的,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再跟她联系了,”乔松这才听出王澄话里的反意,好像承诺这一套特别管用,在乔松再次承诺后,王澄虽然没有马上松口,脸上却也舒展了很多,这一切都影响着余伩,只是爱情在他人身上和自己身上却又往往不同。

      韩文未突然感觉到手机一阵震动,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上面只写着文静两个字,韩文未赶紧站了起来喊道,“老师,我想上厕所,”他赶紧往厕所跑去,他不能等着下课铃声响起后再回电话,韩文未知道文静除非有紧急的事才会打电话,一般她要么是发短信或者是在网上聊天。

      韩文未跑到厕所之后,才回拨了电话,电话刚接通,就听到文静很焦急的声音:“文泓离家出走了,我在家没有找到他,怎么办?”

      “你先别急,我马上请假,你等我,我马上就过来。”韩文未挂断电话后就跑到办公室跟班主任请假,韩文未拿到请假条后飞也似得往校门外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小区名后,他又赶紧拨通了文静的电话,在电话中安慰文静。

      出租车司机像似听到韩文未到焦急,今天的金镇县仿佛感觉到韩文未地焦急,一路绿灯,路上的车辆也格外地少,出租车司机在安全要求的速度内尽量跑得快了些,到了小区已经是二十分后,这时候文静早就在小区门口等着他。

      “文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文未这才开口问道,“文泓在学校和人打架,用石头把人头砸破了,听到老师说要请家长,他就跑了,”我母亲已经出去找了,我先回家看他回来了没有,结果我们都没有找到,这才跟你打电话。

      在王澄心情好一点的时候,乔松终于问出了口,“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自己看你留言板,”乔松刚打开留言板就看见王玉的留言。

      他这时候才明白了王澄为何会这么快发现,他心里不禁开始埋怨起王玉,情绪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被点燃,刚刚还好了些的伤口,此刻又被撕开了。

      乔松说到王玉的时候,心情好些的王澄又闹了起来,冷笑道,“看到你的青梅竹马给你留的言,你是不是心中都乐开了花?”

      “我怎么敢呢,真的,我保证不会再找她了,”乔松生怕王澄再生气赶紧认错道。

      “还有你不敢的事?我让你别联系了,你偷偷地背着我联系,现在我哪敢要求你做这些事啊,”王澄说着就哭了起来,乔松只好和余伩换了座位在一旁哄着,“我求你了,你别哭啊。”

      “我跟她真的没有没有什么,你不要想那些子虚乌有的事。”

      “我往哪扯了?我这不是看你们偷偷摸摸不容易,给你机会么。”

      “对,我偷偷摸摸,你不是偷偷摸摸,我们会在一起?”本该是道歉的氛围,此刻却势同水火,王澄刚扭过头趴着,泪水就涌上了眼睛,她还没来得及擦眼泪的时候就看见王玉站在她的跟前,乔松也看见了,他赶紧从另一边跑了过来,“你怎么了来了?”

      “我来看看你。”

      乔松赶紧拉着王玉直往教室外走,他生怕两个人吵起来,王澄看着乔松离去的背影,却没有起身追出去,只是在口中念道,“乔松,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呢?”

      对于过错方在自己,很多时候都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消耗的确是感情中的热度,这一些觉得没什么事,确可能是裂缝的开始。

      韩文未和文静先到派出所报了案,她的母亲还在外面找,甚至都走到了公路外面。先找到文泓的是一个在河边钓鱼的人,傍晚的时候,他还在河边钓鱼,只看见一个男孩站在河边,他扑通一下扎进了河里。钓鱼的人也没有注意,刚开始他还以为文泓只是在游泳,在过了好一会儿,他看到刚刚还扑腾的手和翻滚的水花恢复了平静,那久未冒出的头,这时候他才感到事情不对,他扔下鱼竿急忙跳下河朝文泓游了过去,将奄奄一息的文泓捞了出来,钓鱼的人懂一些急救常识,他开始清理文泓的嘴巴和鼻子,给他做起了人工呼吸,在文泓稍稍好一些的时候,他打了医院急救电话。

      水淼对于韩文未的请假毫不知情,韩文未也没有向水淼说起,这时候的他们哪还顾得上这些。

      通知文静的是警察,他们报了案,这时候派出所还未立案,值班的警察又收到一个小孩溺水的消息,他开始想到下午来报案的三个人。文静先到的医院,她母亲到的时候已经是文泓送到医院后的半个小时后了,文静看着黑裤子上面都是尘土的母亲,她本想掸掸灰,举起的手愣了一会儿,又收了回来。这时候文泓还在抢救室,他们守在急救室外,此时守在手术室外的三个人,他们希望找到的是文泓,却又害怕此刻躺在手术室的就是他,这种矛盾的心情,在凌晨他们看见被推出来的文泓的时候,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那正是文静的弟弟也是韩文未的弟弟。

      医生的消息却让他们高兴不起来,文泓虽然还活着,大脑却出现了不可逆的损伤,至于多久能醒过来就不知道了。

      此时最难过的一定是文静的母亲,在医生还没有走,她就趴在文泓的床边哭了起来,文静虽然难过但是她知道此刻她必须冷静下来,文静的父亲还在外地没有回来,是文静打的电话,她告知了父亲,父亲此时刚从煤矿井下出来,她的母亲现在只有自责以及懊悔,哪还想得到这些,韩文未本想劝文静的母亲不要再难过了,但他的难过也被勾了起来,只是他要坚强得多,韩文未的父母也是文静联系的,她知道这个消息不能瞒,也瞒不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余生不再近,余生不再近最新章节,余生不再近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