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李阳在长城大营商议着出使匈奴的时候,在河套以北的阴山山脉里,匈奴单于冒顿,此时却是在勃然大怒。

  匈奴的单于庭,是一座十分小的王城,叫头曼城。头曼单于就是以这里为中心,建立了北方民族第一个国家政权--匈奴国。

  所谓的王城,其实并非是中原意义上的城池,其实就是一个营寨。

  “东胡王,实在是欺人太甚!”

  在单于庭的庭帐内,二十多岁的冒顿单于,穿着一身裘衣,气得是怒火中烧。

  在他的下面,此时有一名东胡王派来的使者,正一脸趾高气扬的样子,轻笑一声,道:“冒顿单于,你可不要气坏了身子,我王只不过是要你一点点土地,你却如此大动肝火,难不成冒顿单于是不想给么?”

  此时,如果李阳在的话,肯定会卧槽一声,这不就是历史上东胡王夺地的事件么?

  是的,历史上,冒顿即位不久,东胡王乘其立足不稳,遣使索要单于千里马。冒顿为麻痹东胡,不顾群臣反对,将千里马送给东胡王。东胡王得寸进尺,又提出索要单于阏氏,冒顿左右皆非常忿怒,请求出兵攻东胡,但冒顿仍满足了东胡王的要求。东胡王认为冒顿软弱可欺,不再将其放在眼里,于是愈来愈骄傲。

  东胡与匈奴之间有一块空地,没人居住,这地方有一千多里,双方都在这空地的两边修起哨所。东胡便又派使者向冒顿所要那块千余里的空地。

  冒顿征求群臣意见,群臣中有人说:“这是被丢弃的空地,给他们也可以,不给他们也可以。”于是冒顿大怒,说:“土地,是国家的根本,怎可给他们!”于是冒顿杀掉了那些说给东胡空地的人杀了。立即上马,命令国内如有后退者就杀头,于是他率军向东袭击东胡。

  东胡最初轻视匈奴,因此没做防备。等到冒顿领兵到来,一开战东胡就大败,东胡王也被消灭,匈奴俘虏掠夺了东胡近百万的百姓和牲畜财产。

  凭此一战,匈奴顿时实力翻倍,于是又乘胜发兵,向西驱逐走月氏,向南吞并楼烦等部落,还收复了被秦国蒙恬夺取的匈奴领地,占领了秦朝北部的部分地区,经过一系列的大征伐,北方各族无不臣服匈奴,至此,冒顿雄踞大漠南北,建立了强大的匈奴帝国。

  也就是说,此刻在单于庭帐内发生的这件事,正是匈奴在历史上的重大转折点。

  …………

  书归正转。

  看到东胡使者那骄傲自满,得意忘形的样子,冒顿眼睛微眯,杀意顿起。

  不过,他暂时先忍住了,道:“东胡王要千里马,本单于给了,他要我的一个阏氏,本单于又给了。如今,他居然变本加厉,索要我匈奴的土里,这不是欺人太甚,是什么?”

  东胡使者冷笑一声:“哼,那块空地,本就存在争议,冒顿单于凭何说那是你匈奴的土地。我王命我来取地,你给是不给,不给的话,我东胡十万大军必来攻你,届时要的可就不只是那点空地了!”

  不得不说,东胡使者点有嚣张。

  不过,他也是有嚣张的底气。

  前两次,要马,要王后,冒顿也是不高兴,但还不是乖乖的给了,这一次,他相信冒顿依旧会在东胡十万大军的军威之下,栗栗发抖,然后将空地双手奉上。

  果然,此话一出,冒顿就立刻哑火了。

  他沉吟了一下,好像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转头问向庭帐中的臣子:“诸位大臣,今东胡又要我匈奴土地,你们觉得如何是好?”

  看见冒顿那一脸焦虑为难的模样,东胡使者得意的笑了起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冒顿就是个软脚虾,这次要回一千里的土地,回到东胡,少不了王的重赏……

  想到这里,东胡使者差点都要笑出声来了。

  甚至,这家伙都在心里想,这次要不要再向冒顿这怂货索要一个阏氏,给自己当老婆。

  他可是听说了,冒顿的几个阏氏,个个都极为的漂亮呢。

  就在东胡使者,心里胡思乱要的时候。

  庭帐中的匈奴大臣们,大部分都怒火中烧的出列道:“单于,那千里空地本就是匈奴的土地,万不可给东胡啊。”

  “是啊,他们东胡实在是太过份了,要了宝马,又要阏氏,我匈奴已是颜面尽失,如今他东胡又要我匈奴的土地,如果还给他们,那我匈奴岂不成为任他东胡随意欺凌的主了?还请单于发兵,攻打东胡!”

  群臣义愤填膺,大有一副今天就要与东胡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他们是真的怒了,之前冒顿送千里马和阏氏,这也就罢了,现在如果连土地也要送给东胡,那他们就真的宁愿不认这个单于了。

  东胡使者一听,怒了:“哼,好大的口气,你匈奴算个么东西,兵不过七八万,民不过数十万,而我东胡大军十万有余,民更是上百万,尔等小国,也敢说要出兵攻我?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吧?”

  说到这里,东胡使者转头对冒顿道:“冒顿单于,你可得想清楚了,若是听这些臣子的谗言,小心你匈奴亡国!”

  冒顿没有说话,而是作沉思作。

  这时,有一位臣子想起了前两次冒顿的作法,心知冒顿内心深处惧怕东胡,于是出列道:“单于,东胡索要的那块空地,确实是被丢弃的空地,给他们也可以,毕竟以和为贵。”

  又有一位臣子,也赶紧出列:“单于,臣也觉得,此时我匈奴不宜与东胡开战,敌强我弱,不如就将那块空地先给了他们,以此换个数年的太平。”

  另一位臣子也道:“二位大人所言极是啊,只要换得了数年的太平,待我匈奴慢慢变强,他东胡自然不敢这般欺负我们了,此时,何苦因一块空地,而使我匈奴承受灭国之灾乎。”

  说到这里,这三位臣子一起齐呼:“还望单于以和为贵,匆要吝惜一块空地!”

  群臣一听这话,顿时愤怒不已,指着这三个臣子大骂!

  “尔……尔等三人,卖国贼子也!”

  “我等卖国?放屁,我等三人皆是为了匈奴,为了替单于考虑。东胡势大,我等岂能引发战事!”

  “无耻!卖国便是卖国,我等宁死也不愿受此之辱。”

  “…………”

  一时之间,庭帐内骂声一片,好个热闹。

  而东胡使者,则是更加的目空一切了。

  看看,这就是匈奴,单于胆小如鼠,群臣内斗,简直不足为惧也!

  想到这里,东胡使者觉得,是时候替自己要一个女人了。于是对冒顿道:“冒顿单于,见你这般不爽快,本使心中十分不悦,本使现在改主意了,不仅要那块空地,还要你的一个阏氏!”

  此时,如果李阳在的话,他都会对这位东胡使者竖起大拇指了。

  嚣张,简直比他李阳都还嚣张!

  “哈哈哈!”

  就在这时,冒顿却仰头大笑了起来……

  大家都愣了,不知道冒顿为何会突然间大笑?

  争吵着的群臣也停了下来,一头雾水的看着冒顿,而东胡使者,也一脸好奇的看着冒顿。

  只见冒顿,大笑三声之后,脸色慢慢地变得阴沉了下来,然后朝那名东胡使者一指,大喝一声:“来人,将这个家伙给我押出帐外,大卸八块!”

  嘎!

  所有人都傻了。

  群臣是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前两次,冒顿可是十分软弱的,而这次,他却要杀了东胡的使者,这反差实在是太巨大了。

  而东胡使者发傻,则是因为他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杀自己?

  这他妈的怎么可能!

  “冒顿单于,你……你刚才说什么?要……要杀我?”

  冒顿冷喝一声:“你没有听错,本单于今日要取你狗命!”

  东胡使者大怒:“你敢!你若杀我,东胡王必不放过你!”

  “来人,给我押下去砍成八段,再剁碎了喂狗!”冒顿直接懒得跟他多说,直接一声冷喝。

  顿时,几个卫士冲进帐内,一把将东胡使者按住,就往帐外押去。

  这一刻,东胡使都真的吓坏了,赶紧叫道:“单于,饶……饶命啊,我是使者,你不可以杀使者啊!我……我不要阏氏了,饶……饶命啊……”

  不多时,只听见帐外传来“啊”的一声惨叫,东胡使者的求饶声便嘎然而止。显然,已经成了刀下之魂了……

  可悲的使者,临死都不知道,自己这次为什么会死。

  斩杀完东胡使者,冒顿便将目光望向了那三名建议割让土地的大臣。

  而这三个大臣,已是被刚才的那一幕给吓到了。

  见到冒顿将目光望向自己等人,于是赶紧出列道:“单于,如今杀了使者,必然会引发东胡的攻伐啊!”

  冒顿冷笑了一声,然后脸色刹时铁青,大怒:“土地,是国家的根本,怎可给他们!来人,将此三个卖国之贼子,给我一并拉出去斩了!”

  “啊?”

  三个大臣,顿时吓得双腿一软,直接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今日会因为建议割让土地,而惹来杀身之祸。

  要知道,当初东胡王索要千里马时,冒顿说:“怎可同人家是邻国却吝惜一匹马呢?”于是就把千里马给了东胡。

  后来,东胡王又索要一个阏氏。冒顿又说:“同人家为领国,怎可吝惜一个女人呢?”

  而这次,东胡王索要空地,按照冒顿以往的尿性,这次不是应该说“怎可吝惜一块空地?”的吗?

  这……怎么和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三个大臣,简直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今日的结果,实在是太意外了。

  当即,三个大臣赶紧道:“单于,不可得罪东胡啊,如若此时开战,大秦有三十万边军于上郡,必与东胡夹击我匈奴,我匈奴有亡国之危啊。单于,臣等皆是为了我匈奴着想啊……”

  冒顿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大秦?呵,此时的大秦正在变法,内部大乱,岂有心理与我开战。尔等卖国贼子,休要狡辩!给我押出去!”

  三个大臣,吓得一下瘫在了地上。

  顿时,几个卫士就将三个吓出尿来的臣子拖了出去……

  此时,群臣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冒顿这次的反差会这么大。

  他不是一直胆小惧怕东胡的吗?

  他不是一次次宁愿受辱,也不敢得罪东胡王的吗?

  这次……他怎么不仅敢斩杀东胡使者,而且还能说出这等硬气的话来了?

  这……还是以前那个冒顿单于?

  就在大家一片惊愕的时候,冒顿将剑一拔,扫视群臣,一脸决绝的道:“东胡欺我匈奴,辱我匈奴,更欲灭我匈奴!今日,本单于欲率全国之兵,与东胡决一死战!”

  群臣一听,顿时齐道:“出兵!出兵!出兵!”

  冒顿大喜,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没错,之前两次答应东胡王的索要,目的就是为了激发群臣的怒意。

  因为自己杀父自立,匈奴内部,许多大臣并不服他,可以说是人心不齐。

  而如今,借助东胡的仇恨,成功的使匈奴内部,人心归一,只要此次攻打东胡,再获大胜,自己在匈奴国,便将众望所归,再无任何的隐患了。

  想到这里,冒顿大吼一声:“好!即刻点齐大军,出征东胡,但有后退者,杀无赦!”

  顶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秦从献仙药开始,大秦从献仙药开始最新章节,大秦从献仙药开始 笔下文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