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的空间里,空气浑浊逼仄,光线黯然隐隐约约勾勒着静静地分别躺在箱子底部的两个身影。

  箱子里死寂一般的安静,半晌,两个身影同时动了动。

  苏时木按着按太阳穴恍恍惚惚的睁开眼,很快就发现自己被结结实实的绑在了一张椅子上。

  这让她迅速回想起昏迷之前发生的事,她和段闻之从银行出来后,被人从背后迷晕了。

  黑暗中可见度极低,苏时木只能模模糊糊地看清在她对面的黑色影子。

  “闻之,”她睁大眼睛努力辨认,“是你吗?”

  “嗯。”等了一会儿,段闻之的声音不冷不淡的响起,等了一会儿,才听到他不自在的轻咳一声,“你现在什么情况?”

  这是四年来,段闻之第一次主动关心她,苏时木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不想让段闻之担心,虽然她不知道段闻之到底是不是真的担心她。

  “手和脚都被绑住了,这到底是怎么一——”

  啪——

  头顶上突然亮起的灯打断了苏时木,橘黄色的灯光让她们可以更清晰的看到当前他们所处的地方。

  他们似乎被关在了一节货车车厢里,段闻之和她一样手脚都被牢牢地绑在了一张椅子上,两个人相对而坐。

  车厢里有着浓重的腥臭味,壁上有飞溅状褐色的斑驳痕迹,苏时木看的胆战心惊。

  “嗨,我亲爱的弟弟还有弟妹。”一道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苏时木循着声音看过去,在车厢顶上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闪着红点的录像设备。

  一直面无表情的段闻之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脸色沉了下去,他听出来这是谁了,他最亲爱的堂哥也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段!衔!之!”他一字一顿的念出对方的名字,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仇恨。“你怎么还没死?”他咬牙切齿,用最恶毒的话来问候他。

  “你把我们抓到这来干什么?”苏时木怕段闻之再说下去会激怒段衔之,连忙插话,“你想要的你都得到了,你还要干什么?”

  “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游戏,想要邀请你们两个一起玩。”段衔之的声音隔着电子设备听起来格外的阴冷狠毒。

  苏时木皱眉,“什么游戏?”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让她忍不住看了眼段闻之。

  “在游戏开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我亲爱的弟妹,你愿意为了段闻之去死吗?”

  充满恶意的问题让车厢里陷入一片死寂,段闻之怒骂,“段衔之,你他妈又想搞什么鬼!”

  暴躁之下是他企图掩饰的慌张,他不知道经历了这么多事后,苏时木是不是还爱着他。

  “……我愿意。”

  清淡却坚定的嗓音拂去了段闻之的慌张和暴躁,他紧盯着苏时木,结婚四年来,他第一次认真地打量她。

  “很好,你愿意的话,游戏才能继续,毕竟你才是游戏的主角。”镜头之外段衔之满意的点头。

  “知道你们现在在哪吗?埋在地上三米的车厢里。”

  “现在车厢里的氧气只够你们两个人维持两个小时,一个半小时后我会打电话报警,警察赶到你们这需要一个小时。”

  两个半小时,警察找到他们的时候,两个人都会因为缺氧而亡,但是如果现在他们之后有一个先死了的话,剩余的氧气足够另一个坚持到警察出现。

  苏时木迅速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段衔之!!”段闻之冲着镜头怒吼!

  “你的右手边有一把枪,看到了吗?”

  苏时木扭头,果然在她的右手边看到了一把黑色的小巧的手枪,她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右手只是虚绑着,轻轻以挣扎,就挣脱了束缚。

  她把手枪拿到手上。

  “接下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段衔之心情极好的笑了一声,“你和段闻之只能活一个。”

  苏时木毫不犹豫的把枪抵在太阳穴上,目光深情而流连不舍的看着段闻之,她的眼里写满了爱。

  她爱他,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她就不受控制的为他沉沦,她到现在还能想起结婚前发现结婚对象是他时仿佛得到全世界的欣喜。

  四年的婚姻,已经值了。

  “苏时木!!”段闻之拼命想要挣脱绳子,他要阻止苏时木,他根本不值得她这么做!“你不许开枪!段衔之他是骗你的!他妈的他是骗你的!”

  “等等,别这么着急嘛,我话还没说完。”

  段衔之慢条斯理的在苏时木即将开枪的前一刻开口,苏时木僵住。

  “你不再考虑考虑?你只要给段闻之一枪,我立刻派人把你救出来。”

  “想想这些年段闻之是怎么对你的?结婚当天就把你扔下直接飞日本了,你知道他为什么飞日本吗?因为何艺在日本住院了,他赶过去照顾何艺去了。”

  苏时木的身体僵住。

  “还有你们结婚一周年的时候,我记得好像办了一场宴会,结果段闻之又缺席了,你喝的烂醉,第二天就接到了,父母遭遇车祸,当场车毁人亡的消息?”

  “当时段闻之在哪呢?我记得好像在何艺家吧?我亲爱的弟弟,你放着你的妻子跑到何艺家干什么?”

  苏时木手抖不像话,她闭着眼睛,眼泪从眼角缓缓落下。

  “段衔之你他妈闭嘴!”段闻之怒吼着,心惊胆战的看着苏时木手上的枪,就怕她一个手抖走火了。

  同时他也不想再听段衔之说下去,这些过去赤裸裸的揭示了他曾经对苏时木多残忍。

  “还有两年前,纽斯拍卖会上,你很喜欢一条项链,知道最后项链到哪去了吗?”

  苏时木摇头,她不想听,她不想知道,但段衔之怎么会让她如意,“我记得前不久何艺还带着那条项链参加了宴会。”

  “你的心不疼吗?你的老公永远都在抛下你在另一个女人的身边,你的真的甘心吗?你还愿意为了他去死吗?”

  段闻之已经不敢看苏时木的眼睛了,他害怕从里面看到伤心和失望。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他一定把过去的段闻之狠狠地揍一顿,然后守着苏时木慢慢变老。

  “看看你的对面,这个男人伤害了你,现在你只要把枪对着他,食指轻轻一动,他就会死了,你的痛苦就会消失了。”段衔之的声音蛊惑着苏时木。

  段闻之也看着她,此刻比起自己活下去,他更希望苏时木能够活下去。

  苏时木缓缓的睁开眼睛,眸光深不见底,枪离开了自己的太阳穴,指向段闻之。

  千钧一发的时刻,段闻之却不合时宜地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只是那时候她的眼底满是单纯温良,他怎么能忽略她这么久呢。

  “向我开枪。”段闻之微笑着,“苏时木,向我开枪。”

  “对!就是这样!开枪!打死他!打死他你就能活下去。”段衔之像是疯了一样,蛊惑着苏时木。

  “……我爱你。”

  砰——

  枪响了,深红的血雾溅起,温热的血飞溅到车厢上,覆盖了原先斑驳的痕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天天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倒追99次:段先生宠妻实录,倒追99次:段先生宠妻实录最新章节,倒追99次:段先生宠妻实录 笔趣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本站根据您的指令搜索各大小说站得到的链接列表,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ttxs789.com,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
Copyright©2018 天天小说网